英媒指责中国瞒报 中驻英使馆:中国努力不容歪曲


△ 当地时间3月24日凌晨,穿防护服的司机准备转运我们到隔离点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“强化限制区”内的欧洲入境者。

一方面,突尼斯官员称意大利拦截了该国的一批医用酒精;另一方面,突尼斯表示愿意向意大利派出医疗队,意大利也宣布向突尼斯提供5000万欧元的经济援助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晚上9点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机场工作人员为我们送来行李箱的同时还带来了晚餐——韩式汉堡和可乐。

从巴黎到首尔,我在11个小时飞行之后,又在机场滞留超过9小时,直到新冠肺炎检查结果出来后,才得以坐地铁回家,期间一共花费超过30小时。

到达2号航站楼的时候,离飞机起飞还有两小时,大韩航空柜台没有人排队,值机、过海关、安检,全程畅通无阻。进入候机大厅后,我才发现乘坐这架航班的人并不少,目测大约90%以上是说着韩语的亚洲面孔,各自戴着口罩等候登机。仿佛受到集体无意识的催眠,我也拿出了此前购买的口罩戴上。

2020年3月30日12-24时,山东省无新增境外输入疑似病例,济南市发现比利时输入确诊病例1例,在省定点医院隔离治疗。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5例。无新增治愈出院病例,累计治愈出院1例。当地时间3月22日傍晚,经常往返于韩法两国的高玮坐上了从巴黎飞往首尔的大韩航空航班。而不久前,韩国政府刚发布了一则针对自欧洲入境人员的防控措施:3月22日0时起,韩国对自欧洲入境的所有人员不分国籍进行新冠病毒核酸检测,以尽量避免新型冠状病毒自欧洲输入引发新一轮韩国国内传播。高玮的行程因为这项措施而变得与寻常不同。

△ “自我诊断”app界面截图,软件可选择中文显示。

中午11点左右,我接到了可以在半小时后出发前往机场的电话。12点33分,我到达机场的同时收到从仁川国际机场检疫所发来的短信,明确告知我的新冠肺炎检测结果为阴性,但仍提醒我必须隔离14日等。到此为止,我终于可以走出机场回家啦。

晚上12点半左右,我们终于等来了可以前往隔离点的通知。